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9-3121811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黔西南网 >> 旅游 >> 美文

深藏于鲁沟的古韵遗珍

2019年05月25日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 黄朝文
内容摘要:带着疑惑的心情,我们走进了鲁沟大寨。

前 言

2018年4月的一天,我和安龙县普坪镇政府的几位同志,在筏子河巡河。巡河完毕,已下午6时许,同行对我说,趁天未黑,我们去看看鲁沟大寨,这个寨子藏着宝贝呢!大山中的村寨能有宝贝?我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带着疑惑的心情,我们走进了鲁沟大寨。

踏着崎岖不平的石块路,一边看,一边听同行介绍。他们说,鲁沟大寨由上坛、中坛、下坛三部分组成,古驿道贯穿其间,当年居住着两百余户人家,商贾往来,很是热闹。这里有明代留下的古庙、古围墙、古营盘,清朝咸同年间白旗军起义首领之一陆王松在这里建立据点,抗击清军;红军长征在这里留下足迹;国民党328师某部曾在这里制造枪炮;解放军在这里驻扎、剿匪、征粮……他们讲了很多很多,我被他们所叙述的故事深深吸引。为了探究这些古驿道、古庙、古营盘、古围墙、遗址、遗迹的来历,之后我又数次到这个地方,并查阅了相关资料。

走进鲁沟

鲁沟位于安龙北部,为安龙的北大门,距县城约25公里。寨子坐落于香车河村、秧地村、鲁沟塘村之间的一座大山之中,面积约1.5平方公里,山中挺立着大小十六座峰丛,山石峥嵘,古树萧森,有大小溶洞十余个,鳞次栉比的房屋沿着约1.8公里的古驿道两旁和山峰之间的平地布局,从兴仁流来的马路河由北至东环护寨子之后,流入卡子河;纳利河、免底河、香车河在这里汇集,形成鲁沟河,河水由北至西往南环寨子大半周后流入普坪卡子隘,汇入筏子河,最后融入大田河水系。

四周被河水围护的鲁沟大寨,邻寨一面的河岸,或山峰、或悬崖,高几十米至百米不等,地势十分险要。《兴义府志》载,清嘉庆初年,南笼布依族大起义后,鲁沟设塘汛,常年驻兵。由于被水环绕,村民们进出离不开桥,因此,寨子和外界联系的桥有大小八座,最古老的是寨子东面的老桥,始建于明代中期。1935年红军经过鲁沟,从这座桥上经过,所以老百姓称这座古桥为“红军桥”。寨子北面约一公里有“树塘桥”,为鲁沟朝韦树塘发起修建的,所以称“树塘桥”;位于寨子西面有一座“美军桥”,此桥是国民政府为了运送抗战物资修筑晴隆沙子岭至安龙公路时修建的,由美军技术人员设计,在原木桥处修建而成。另外还有鲁沟桥、“小河中桥”“大寨中桥”,以及2018年动工修建的自备电厂运输专用桥,均是石拱桥。

鲁沟大寨寨门位于大山东部山巅上,寨门两旁砌有约200余米的围墙,厚度约1米,站在寨门处远眺,可见老桥(红军桥)。老桥一头连接从兴义府北上兴城(今兴仁)的古驿道,一头连接进寨的九十九步石梯。这九十九步石梯沿坡而上,相传建于明代,有九九登高之意,当地传说,挑着百斤重担,一口气爬完九十九道石梯,就可活过百岁,有诗曰:

此处石梯九十九,马帮一步一叩首。

过得险峻雄关隘,前程无阻任去留。

九十九梯,直抵寨门,再经过上坛、中坛、下坛,跨过西面的木桥(美军桥),方能踏上北上兴城(今兴仁)、贵阳的驿道。

《安龙县志》载:县境内的驿道,始建于明代,至清代中后期,以兴义府城为中心,共修了八条驿道,北上兴城、贵阳的就是其中之一。1656年正月,永历君臣离开府城前往云南,就是从府城北门出发,经京观(今叫金杯,此处设有接官厅)、普坪卡子隘、鲁沟、兴城(兴仁)、普安州(今盘州)抵达云南曲靖、昆明。

这说明,最迟在明朝后期,兴义府至兴城、普安州(今盘州)抵达云南曲靖的驿道就已经建成。因驿道从寨中经过,因而北上贵阳、南下两广、西进云南的商贾,往来于此,在这里歇脚、住店,寨中驿道两旁商铺、店面林立。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马帮到站,人马喧哗,各家马店忙于接客做饭,每天要卖三四头猪,可见当时十分热闹。

当年的鲁沟,森林密茂,古树参天,合抱大的古树比比皆是,水源丰沛,从下坛至上坛,共有山塘12个,供人畜饮用和防火。由于年月久远,许多水塘已被泥沙填埋,现仅存九处。当地老人说,鲁沟的名气大,很多人出门喜欢说自己是鲁沟人,以抬高自己的身份,如果对方较真,就会问鲁沟有几个山塘,如果答不上来,就“穿帮”了。

鲁沟大寨,至今留下的遗址,有古营盘、岑官庙、古围墙、元帅府、疑兵洞、火药库、兵工厂等,是贵州乃至全国都有影响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留下的印记。

解放战争与兵工厂

接着,我们来看一看兵工厂遗址。解放战争时期的1948年,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国军某部328师看中鲁沟中坛的地势,山高林茂,适于隐蔽,便在此设师部。为了和解放军对抗,便征用中坛韦姓的正房六间、厢房八间作兵工厂,制造和修理步枪、机枪、手枪、迫击炮以及子弹、炮弹。每批武器出厂,都要到靶场(现鲁沟加油站处)试射。1949年全国解放后,国军328师把兵工厂的装备及部分枪械丢弃于蝴蝶湾的山洞中,村民们便把这个山洞叫做“弃械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民兵训练时,曾用过刻有“鲁沟中坛造”字样的枪械。

红军桥

寨中的山洞,不仅产火药,造枪炮,避匪乱,还躲藏过被国民党军队追击的解放军战士。1948年的一天,解放军的十余名战士和国民党军队遭遇,被追击,由于解放军战士对地理环境不熟悉,只好躲进寨中的一处山洞中。村民们知道后,给他们送水送饭,并对国民党军队守口如瓶,直至国民党军队放松搜查后,在一天深夜悄悄将他们送出村子。

土司统治与岑官庙

再来说一说岑官庙。该庙位于寨中上坛,保留得相对完好。庙虽小,但它和南北盘江北岸与南岸的广西泗城州的隶属关系联系在一起。明代天启年间,北盘江沿岸贞丰、册亨、望谟、罗甸全境及南盘江沿岸安龙、兴义的一部分隶属广西泗城州管辖。

先是宋朝廷在广西设25州,其中羁縻州17个。州县以峒为基本组织,一州数峒,峒有峒官,有一定制度,因曰峒官制度。北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四月,桂西北广源州的土著首领侬智高起兵反宋,自立为“仁惠皇帝”。宋王朝派枢密副使狄青率大军征讨,攻败侬智高。江浙大姓岑仲淑以麒麟武卫上将军衔,随狄青征战侬智高,事平后留守广西,治永宁军。自其子岑自停后,七世留守田州。宋室南渡后,国力衰弱,守军靠当地羁縻州县供给,逐渐与宋王朝脱离关系,建立亭甲组织,镇守地方,收取赋税。久而久之,这些守军首领从其俗而转化为土官,取代了当地土酋的统治。

岑官庙遗址

元初,岑世兴之子被赐名怒木罕,分管古勘洞(即今广西凌云县),为泗城岑氏始祖。元末,岑福广以其子岑善忠袭泗城州事。致和元年(1328),于今南盘江边置安隆州,旋废,建安隆寨隶泗城州。岑氏被立为泗城州知州后,将其部将四处分布,进行军事殖民统治。

明洪武元年(1368),泗城土官岑善忠以其子岑子得领安隆洞,洞治设于安龙县城东北15里之干龙洞。五年(1372),征南副将军周德兴克泗城,岑善忠归附,授世袭土知州。建文四年(1402),在南盘江边置安隆长官司,隶泗城州。永乐十二年(1414),岑子得贡马于朝,明廷赐钞币,予安隆长官司世职。弘治十一年(1498),普安土官隆畅之妻米鲁起事,明朝廷发十卫官军及诸长官司土兵分道进剿,经五年攻战,擒斩米鲁,安隆土官岑轼因遣兵助剿有功,明朝廷以安隆守御所之阿能十八寨赏之。阿能十八寨范围为:今县境普坪之鲁沟、阿赖、纳利,龙山之纳院、北乡、花障、歪纳,兴隆之鱼浪、打江、平乐、阿能、纳马,化力之八坎、乐欢、者孔、纳磨、鲁贡、哪黑、停西,德卧之阿油槽、冗若,龙广镇之龙广、永和、坝盘、岜皓、纳赖。

明代,安隆长官司所管共12甲和2个半甲。岑氏以泗城为中心,以武力不断向四周扩大地盘。天启年间,泗城甚为辽阔,包括今广西凌云、乐业、田林、隆林、西林5县全境及百色、凤山、天峨3县的一部分,今贵州的贞丰、册亨、望谟、罗甸4县全境及安龙、兴义两县的南盘江北岸部分。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阿能农奴郎刚、郎暴、郎很三兄弟据阿能十八寨反岑氏土司统治,射杀安龙长官司岑峰,岑峰之子岑光裕请贵州兵征讨,杀害“三郎”于今安龙县城城北大道(驿道)旁,并树碑记其事,曰“京观”,以重炯戒,仍以阿能十八寨隶安隆守御所。据鲁沟的老人们说,“三郎”被杀后,岑氏统治者强迫阿能十八寨建庙祭祀岑峰。迫于岑氏的压力,阿能十八寨均建有岑官庙,只是由于年代久远,许多已毁。

清顺治十八年(1662),土官岑继禄导引清军攻占安龙有功,升泗城州为府,授岑氏泗城府土知府,世袭,复将阿能十八寨赏于岑氏。并添设流官同知、经历、教授。康熙八年(1670),云贵总督甘文焜请划南笼疆界,以阿能十八寨改归南笼通制判辖。至此,阿能十八寨地脱离岑氏土司统治。

陆王松与元帅府

首先看一看元帅府遗址。元帅府遗址位于寨子东面的围墙后面,占地约两亩左右,围墙上建有炮台(建于明代,当时鲁沟为广西泗城州统治的最北边,常年屯兵防守,下文另叙)、枪堞。元帅府大门对着寨门,独门独路。当年,白旗军首领之一陆王松就在这里坐镇指挥与清军作战。

清咸丰八年(1858)冬,普安厅(今盘州)大坡铺、华家屯爆发了张凌翔、马河图领导的白旗军起义,与清政府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起义军以回族为主体,头裹白巾,营前树白旗为标志,以区别于官军的红旗,史称“白旗军”。咸丰九年(1859)九月,布依族首领陆王松、王济才等先后起义响应。

陆王松(1811-1872),又名陆万松,字飞鸿,布依族,兴义府亲辖地屯脚鹧鸪营人,幼年敏于学,工于诗文,其诗歌收集在清光绪年间流传于龙广一带的手抄本《芸窗诗选》中,有“冲开贼刃向西行,夜渡牂牁卷劲兵,报捷有书复县地,吾将解救下笼城。”等多首诗歌流传了下来。为了解陆王松诗歌的来源,我拜访了年愈八旬的王仲坤老师,他为了写白旗军起义这部历史小说,长期收集相关历史资料,并于2012年撰成《盘江风暴》一书。他说,书中陆王松咏颂的诗歌,就摘抄于《芸窗诗选》中。

陆王松1859年率部起义后,首先打垮龙场方家民团,后在马家屯建立据点,参与白旗军攻占兴城(今兴仁)的战斗,被推举为总兵、都督,后三次配合其他义军攻下兴义府城。第三次攻陷府城后,陆王松曾赋诗一首,以表胜利之喜悦:

阴霾乍起忽炸雷,箭影刀光苦雨霪。

岂向瑶台圆梦幻,熔炉烈火炼真金。

几度笼城春雷震,百骨堆处显赤心。

正是秋高风景好,陂塘煮酒庆功斟。

1864年,白旗军首领张凌翔、马河图牺牲后,金万照召集各路义军其他首领集“新城帅府会议,由各族推举首领以归划一”,回族推举万照为经略大臣,统筹全局;张定中为元帅,管理新城和贞丰州;马期骏为安民府,管理安南和兴义县;布依族推陆王松为元帅,掌东、西、南、北乡。1865年,陆王松率军攻占龙广、郑屯、鲁屯、洒雨等地。

为了长期坚持与清军开展斗争,陆王松陈兵于兴义府城与新城(今兴仁)之间的鲁沟,依山就势筑营扎寨,在上坛设元帅府,利用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势,在寨中构筑工事,利用溶洞收藏战略物资,制火药、造枪炮,留下了火药库等遗址。在寨中的最高的巫山堡山峰上建瞭望哨,分别在鲁沟以北五里的蚌街,以南五里的染井建烽火台,以狼烟传递军情。

古驿站遗址

1872年,清政府从贵阳、云南等地调来重兵,用分割围剿战略围攻起义军,致使起义军首尾不能相顾,陆王松坚守鲁沟。为了迷惑清军,下令起义军早晚扛起枪炮,更换衣帽从北峰的穿洞来往穿梭,造成元帅府还有重兵把守的假象,清兵不敢贸然进攻,因此留下了疑兵洞遗址。

为了攻占鲁沟,清军以火炮攻寨,致使房屋垮塌,浓烟滚滚。陆王松见大势不可挽回,不甘被擒受辱,于是点燃了火药库,和部分清兵同归于尽。由于火药爆炸冲击,竟将房梁冲到了几里以外的地方,村民们便将房梁落地的地方,称为“梁台”。此次劫难,众多村民、起义军将士付出了生命,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尸山马过血淋浪,腥风著雾蒙夕阳”就是当时悲惨情景的真实写照。

王宪章与鲁沟大寨

鲁沟大寨还是辛亥革命副总指挥王宪章的祖居地。王宪章的高祖父王安国、王安硚参与清乾隆末年的贵州、湖南毗邻地的吴八月、石柳邓、石三保领导的苗族反清起义。起义失败后,王安硚被杀害,王安国从黔东南黄平举家迁到南笼府鲁沟大寨蚵蚂井,隐姓埋名佃耕度日。白旗军起义后,王宪章之父王发荣办团练参加起义,和陆王松一道和清军展开斗争。他领导的义军英勇善战,刘官礼在《前兴义府李公专祠记》载“其别股复进距八达普坪,黑夷王罚庸实(王发荣)与贼相首尾,势甚张。”(见《兴义府志续编》)。王宪章幼时受其家风之影响,崇文尚武,在兴义府中学堂学习期间,受维新变法思想之影响,思想进步,后投笔从戎,成为文学社的领导人和辛亥革命的副总指挥,为推翻几千年封建帝制,建立共和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鲁沟大寨,由于是布依族、苗族的世居地,因而这里还留下了丰富的民族文化和民族风情,流传着许多优美的故事。比如七位神仙因看中寨子的风水,在这里修炼,留下“七仙台”的传说;神仙赐水,村民们在光石板上钻石出水的“神泉”的故事;感人至深的“情人树”爱情故事;“凌云山”三个大字飞上崖壁的传奇,等等。

新时代的鲁沟大寨

历史已翻过了一页又一页,鲁沟大寨早已发展成为数千人口的小镇了,解放后这里曾经是鲁沟乡,戈塘镇政府所在地。

2018年,鲁沟中坛采取土地流转、土地入股、务工入股等方式,组建了有20余户贫困户为股民的旅游公司,引导群众抱团发展旅游业。上述古遗址、遗迹就是入股的村民用自己的双手砍荆棘、除杂草、去淤泥,我们才得以见到这些宝贝。目前,他们已建起了50余亩“同心湖”养鱼池,种荷花、蔬菜。

俯瞰鲁沟大寨 杨曦春 摄

特别是在离小镇约五公里外,正在建设的装机2×30万千瓦的发电厂,将于今年底发电,届时大量的煤炭要运入,车辆往来增多,人流量增大,中坛旅游公司依托丰厚的历史文化和肥沃的土地发展旅游业,带动贫困户脱贫,走向富裕,正逢其时。

(责任编辑 舒鹏倩)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 3121811。